調研探索
主頁 / 調研探索 / 正文

新冠肺炎疫情對湖北省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影響的思考

時間:2020-08-20  來源:中國擔保雜志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在國內大規模爆發,湖北省作為疫情的“震中”,經濟社會發展面臨前所未有的嚴峻考驗。在習近平總書記親切關懷、黨中央堅強領導和全國人民大力支持下,全省上下同舟共濟,眾志成城,抗擊疫情。湖北省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積極響應各級黨委、政府號召,全力支持疫情防控和疫后重振,為經濟平穩運行提供了有力支撐。與此同時,擔保機構也不可避免地受到疫情影響和在保企業風險傳導,自身經營面臨較大壓力。如何在支持企業復工復產渡過難關的同時,對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給予有力支持,促進融資擔保體系與實體經濟的良性發展,湖北省再擔保集團對此進行了深入研究。

一、切實履行政策性使命,支持企業抗擊疫情復工復產

疫情發生以來,湖北省再擔保集團堅決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和湖北省委省政府工作部署,認真落實湖北省政府“促進經濟社會加快發展30條”要求,協同合作擔保機構全力滿足企業融資需求,支持疫情防控、復工復產和經濟平穩運行。

(一)主動作為,積極對接企業融資。2月2日,湖北省再擔保集團向合作擔保機構發出《關于充分發揮融資擔保作用支持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合作擔保機構積極承擔社會責任,解決疫情防控相關企業緊急融資需求,支持小微企業渡過難關。擔保機構積極落實各級政府要求,響應湖北省再擔保集團號召,一方面全面對接企業融資需求,實現疫情防控企業主動聯系覆蓋面100%、對有擔保融資需求的企業支持面100%;另一方面開辟企業融資綠色通道,采取簡化企業申報材料和審批流程、線上調查審查等方式,將業務辦理時間壓縮到最短,滿足企業應急融資需要。在疫情防控最關鍵的2-3月,合作擔保機構累計為企業融資擔保金額逾25億元,其中納入再擔保金額15.5億元、無抵質押融資擔保金額逾10億元、服務疫情防控企業融資擔保金額逾8億元。

(二)奮發有為,支持企業復工復產。3月底,湖北省再擔保集團出臺15項政策措施支持企業復工復產和經濟平穩運行。主要包括:一是推出“再擔抗疫貸”專項產品。對中央及地方名單內疫情防控企業的擔保費、再擔保費全免,放寬單戶擔保限額,單列擔保授信額度。二是減免擔保再擔保費。三是提高擔保機構授信總額和單戶限額。主動對部分擔保機構新增授信額度21.2億元,階段性允許“三農”和戰略新興主體突破單戶1000萬元擔保限額。四是降低反擔保要求。對小微企業500萬元以下融資實行純信用擔保,500萬元以上融資降低反擔保措施。五是對暫時無法正常還本付息的企業,聯合銀行給予續貸續保支持。截至4月底,湖北省再擔保集團新增再擔保項目779筆、金額26.2億元,其中“再擔抗疫貸”91筆、5.03億元。

(三)減費讓利,降低企業融資成本。為減輕企業負擔,湖北省再擔保集團及合作擔保機構積極對接銀行信貸政策,進一步降低企業擔保費率,對服務疫情防控和融資100萬元以下的企業免收擔保再擔保費;對受疫情影響嚴重的小微企業,擔保費率降至1%以下,再擔保費減半收取。疫情發生后,在保企業新增貸款利率平均為4.48%、擔保費率平均為0.88%(疫情發生前,企業貸款利率平均為6.85%、擔保費率平均為1.27%),按政策減免擔保再擔保費近1500萬元。

二、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面臨的主要困難

為了解疫情沖擊之下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真實狀態和發展訴求,湖北省再擔保集團以問卷調查、座談交流等形式,對合作擔保機構開展了專題調研。參與問卷調查的合作擔保機構共56家,其中注冊地在武漢市的擔保機構9家、市州級擔保機構15家、縣市級擔保機構32家;參與座談交流的合作擔保機構共14家。

(一)擔保機構經營風險遽增。一是擔保費率下降導致風險覆蓋能力降低。擔保費收入作為擔保機構主要收入來源,3%的擔保費率才能基本維持擔保機構正常運營。湖北省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為履行政策性使命,2019年平均擔保費率已降至1.27%,2020年平均擔保費率預計將進一步降至0.89%,保費收入預計同比下降10.8%,風險覆蓋能力大大降低。二是在保企業經營困難導致代償風險上升。因疫情沖擊,中小微企業普遍遭遇經營困難,在保企業債務違約可能在未來一段時間大幅增加。調查顯示,合作擔保機構2019年年度代償率平均為3.6%,2020年平均代償率預計將達到4.5%,代償規模預計同比增加7.9%。三是疫情期間的特殊措施導致業務風險加大。對疫情期間新增項目,擔保機構無法進行現場盡職調查,且受疫情影響企業短期數據“失真”,經營狀況和還款能力難以判斷。部分擔保機構在開展服務疫情防控和支持復工復產業務時,按相關政策要求執行特殊審批程序,采取“容缺受理”“見貸即擔”“應擔盡擔”等措施,在企業缺乏抵質押物、風險敞口暴露較大的情況下依然提供擔保,受保企業道德風險加大,且代償后追償難度加大。四是代償清收停滯導致資金回流困難。擔保機構不良資產處置工作繁雜,耗時長,追償效果不佳,平均代償清收率不足20%。受疫情影響,此項工作更是陷于停滯狀態,代償款回流愈加困難,資金占壓成本很高。受上述因素影響,38.5%的擔保機構經營情況不樂觀,其中7.7%的擔保機構面臨生存壓力。2020年,擔保機構凈利潤預計同比下降52.2%;虧損面進一步擴大,預計虧損面達到21.7%。

(二)擔保機構公司治理管理水平不高。一是法人治理不完善。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特別是縣市擔保機構法人治理極不規范,普遍存在董、監、高成員由公職人員兼職問題,導致管理團隊“保帽子”思想嚴重,拓展業務的積極性和專業化程度亟待提高。二是經營管理不規范。部分擔保機構內部設置不健全,風控、法務等專業人員配備不足,業務流程不合理,制度執行不到位,風險隱患較大。部分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受盈利考核指標限制,開展支小支農業務積極性不高,有的甚至偏離主業、超范圍經營。

(三)銀擔合作尚需加強。一是風險分擔落實不力。有的銀行業分支機構通過簽署“抽屜協議”的方式規避其應承擔的部分風險,有的將優質客戶“去擔保”、將資質較差客戶推給擔保機構轉嫁風險。二是服務小微意愿不強。由于小微信貸業務風險較大,特別是疫情沖擊的不確定性,部分銀行對小微信貸仍然十分謹慎,對抵質押物要求高,寬貨幣未能有效轉化為寬信用。調查顯示,有40.7%的擔保機構反映銀行貸款限制條件多、符合條件的項目少,37.0%的擔保機構反映銀行規避風險支持中小微企業意愿不強,7.4%的擔保機構反映優惠利率沒有執行。三是合作政策配套不完善。部分合作銀行尚未出臺銀擔合作專項工作機制,還有部分銀行雖出臺了政策,但向基層分支機構傳導不暢,導致銀擔合作落地困難。

(四)部分市縣政府支持力度不夠。一是認識不夠。做強做大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破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是一個厚積薄發的過程。部分市縣政府沒有充分認識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對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的杠桿撬動作用,導致財政支持、風險化解力度不大。目前,在財政支持政策方面,省內仍有部分市縣政府未建立對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的資本金補充、保費補貼和代償補償等機制,在考核評價、盡職免責、不良資產處置、業務獎補、核銷代償損失上的支持情況也不理想,甚至還有少數市縣政府沒有給予任何支持;在參與新型政銀擔合作方面,52家合作市縣政府中還有28家仍未落實風險代償補償專項資金,有可能影響“4321”新型政銀擔風險分擔機制落地。二是定位不準。部分市縣政府及相關部門未準確認識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的政策性功能、準公共產品定位,仍將盈利作為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的主要考核指標,制約了其政策性功能發揮。

三、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實現更大發展的思考

(一)因勢而變,危機中尋找機遇

危機之下必有機遇,壓力當前必有動力。擔保行業既要清醒地認識到疫情帶來風險,也要從眼前的危機、當下的困難中捕捉和創造機遇,爭取多方支持,加強產品創新,擴展業務領域,實現行業“系統升級”。

1.政府重視程度提高。李克強總理在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中要求,大幅拓展政府性融資擔保覆蓋面并明顯降低費率。《中央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關于在有效防控疫情的同時積極有序推進復工復產的指導意見》(國發明電〔2020〕13號)中提出要“發揮政府性擔保、再擔保機構融資增信分險作用,助力中小企業復工復產”。銀保監會、人民銀行、發展改革委、工業和信息化部、財政部都在惠企相關政策中以較大篇幅對融資擔保行業支持企業發展提出具體要求。政府及相關部門對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在支持實體經濟發展中的重要作用認識更加清晰,對擔保體系提出了更高要求,將支持擔保體系發展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

2.業務空間擴大。一是中小微企業疫后重振資金缺口大,融資擔保需求強烈。二是疫情加快了人工智能、大數據分析等新技術的應用,催生了新一輪的產業轉型升級,數字經濟、生命健康、新材料等戰略性新興產業迎來快速發展期,產業扶持為擔保機構帶來新的業務空間。三是央行采取了一系列貨幣信貸支持措施,充分發揮定向降準、再貸款、再貼現等政策的精準滴灌作用,支持抗疫保供、復工復產和中小微企業等實體經濟發展,引導和督促金融機構加大力度支持普惠小微企業,銀擔合作業務基礎擴大。

(二)堅守初心,方為生存之道

疫情對實體經濟造成沖擊,必然會傳導到金融體系。從短期看,擔保行業加大對受疫情影響嚴重的中小微企業的擔保支持力度,擔保機構自身經營將面臨更大風險;從長遠看,如果擔保機構為規避風險而不作為,企業破產倒閉將對擔保行業造成更大沖擊,金融與實體經濟將陷入惡性循環。擔保機構只有抓住政策紅利擴展業務,采取切實措施幫助企業渡過難關,才是化解疫情沖擊風險的根本之策。

1.加強融資擔保服務力度。擔保機構應主動摸排在保企業運營狀況,與合作銀行共同推動落實“不抽貸、不壓貸、不斷貸”。因疫情影響無法正常還本付息的,聯合銀行通過給予臨時性延期還本付息、完善續貸續保政策安排等方式給予支持。主動會同銀行制訂金融服務增強方案,對受疫情影響嚴重的小微企業實行優惠擔保費率、再擔保費,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降低反擔保抵質押要求,對在就業穩崗、大眾創業等方面有突出貢獻的小微企業,應適當降低準入門檻,優先給予支持。

2.深化銀擔合作。一是加強銀擔“總對總”合作。省級再擔保機構應進一步加大銀擔“總對總”合作力度,與銀行共同確定專項擔保貸款規模,開辟專項綠色通道,由合作擔保機構與銀行分支機構共同推動實施。銀行對納入再擔保合作范圍的擔保機構原則上應批量準入,并逐步降低、取消收取基礎保證金和單筆保證金。二是加強信息共享。在銀擔合作中應盡快實現信息互聯互通、盡調報告互認互通,明確銀擔職責分工,避免重復性盡職調查,提升小微企業融資服務效率。三是降低擔保信貸產品的準入標準。針對擔保體系合作的信貸產品,銀行體系應適當弱化對企業2020年上半年經營數據的關注,建立特定對象的業務判斷標準并適當調低準入門檻,減輕銀行風控審批的前置壓力,提高銀行審批效率。四是加大銀行開展普惠金融的考核力度。銀行業金融機構主管部門要將普惠金融在銀行綜合績效考核指標中的權重提升至10%以上,督促銀行落實銀擔合作的20%風險責任。

3.加大擔保產品創新力度。一是與銀行共同開發符合地方產業實際的特色金融產品,探索推行應急訂單貸、技改支持貸、應急資金循環貸等多種靈活適時的金融產品,實現信貸資金、政策資源與產業發展的精準匹配。二是積極服務產業鏈核心企業,合理運用倉單質押、應收賬款質押、動產質押等方式,加大對產業鏈上下游企業的支持力度。三是聯合不同風險偏好和收益要求的創投、保險等金融機構,圍繞不同成長階段企業的差異化需求,在信息、渠道、產品等不同層面探索開展多方合作,為企業打造一站式金融服務。

4.加強科技信息支撐。一是大力探索金融科技在業務流程中的應用,在獲客、盡調、評審、保后、追償等環節積極尋求科技支撐,依靠大數據征信、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技術手段妥善解決業務開展中的痛點難點風險點。二是提升再擔保業務信息化水平,開發線上綜合業務系統,支持合作擔保機構實現線上獲客、線上申報、線上審批、線上查詢,通過科技手段提升再擔保體系業務管理水平。三是搭建小微企業融資綜合服務平臺,賦予小微企業征信、金融產品展示、融資需求發布、智能撮合交易等功能,建立基于大數據分析的“銀行+征信+擔保”的小微企業融資新模式,解決政銀擔企信息不對稱問題,提高銀行和擔保機構風控能力。

(三)構建體系,實現持續發展

省級再擔保機構擔負著轄內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建設的重任,不僅要“增信”“分險”,更要“規范”“引領”,要抓住特殊時期和關鍵機遇,為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的發展爭取更大支持和更好環境。

1.練好內功,提升融資擔保體系實力。一是發揮省級再擔保機構的核心龍頭作用。省級再擔保機構應與擔保機構不斷深化合作,建立股權紐帶、治理紐帶、業務紐帶和技術紐帶,提升再擔保體系專業能力與風險抵御能力。二是探索建立市縣一體的區域融資擔保體系。市州政府應整合本區域擔保資源,組建市州級融資擔保集團,探索市縣擔保機構之間建立新型管理體制、明確職責分工,實現區域內擔保機構統一運作、統一管理要求、統一風控標準。三是提升規范運作水平。擔保機構應對標先進,逐步完善法人治理結構、解決公務員兼職等問題,逐步建立制度體系、規范業務操作流程,逐步做實資本、做精業務、做大規模,實現擔保體系重構、形象重塑和銀行合作信心重建。

2.加大政府財政支持力度。受疫情影響,擔保機構流動性趨于緊張,各級政府亟需建立財政支持機制。考慮到當前各級財政普遍存在財力緊張的問題,建議重點落實代償補償、保費補貼及業務獎補機制,促進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可持續發展。一是建立代償補償機制。通過整合資金的方式,對擔保機構發生的代償損失按照其責任代償發生額的50%給予補償,有條件的市縣政府還可對新型政銀擔合作業務階段性提高政府承擔的風險責任、降低擔保機構實際分擔比例。二是建立保費補貼機制。為維持擔保機構正常經營,擔保機構對小微企業實行優惠擔保費率的項目,市縣政府應按不低于在保余額1%的標準給予保費補貼。三是建立業務獎補機制。鼓勵市縣政府設立業務獎補資金,對支持小微企業融資成效明顯的擔保機構按在保余額的0.5%予以獎勵。省級財政每年統籌安排一定的業務獎補專項資金,采取以獎代補方式,對成效明顯的市縣予以獎補。四是建立資本金持續補充機制。對流動性嚴重不足的市縣擔保機構,市縣政府應明確2020年增資額度,將其現金資產占比提升至50%以上,并制定與當地小微企業融資需求擴張相適應的資本金持續補充計劃。

3.完善考核評價機制。一是強化支小支農考核導向。市縣政府及出資人機構應完善對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的考核評價機制,強化支小支農政策導向,取消盈利考核要求,重點考核擔保責任余額增長、小微企業和“三農”業務占比、放大倍數、擔保費率、風險防控、應償盡償情況等指標;考慮疫情影響,階段性提高風險容忍度,放寬今明兩年代償率考核指標,允許擔保機構免交國有資產收益。二是強化激勵約束。市縣政府及相關部門應制定政府性融資擔保業務盡職免責實施細則,明確代償容忍度、盡職免責與問責情形、責任認定程序、處罰措施等,解除擔保從業人員的后顧之憂。建立績效評價結果與資本金補充、風險補償、薪酬待遇等直接掛鉤的激勵約束機制,對于支小支農成效明顯但因疫情影響代償壓力較大的擔保機構,地方財政要根據績效考核結果及時給予傾斜支持。

4.形成政策合力。一是建立擔保機構不良資產聯合處置機制。建立地方政府、主管單位、司法機關、銀行、擔保機構等多部門聯動的處置機制,開辟不良資產處置綠色通道,依法加強融資擔保債權保護,嚴厲打擊惡意逃廢債務行為。二是建立呆賬核銷機制。按照財政部《關于印發金融企業呆賬核銷管理辦法(2017年版)》規定,按照“賬銷案存、權在力催”原則,建立擔保機構代償損失核銷機制。三是實行稅收優惠政策。落實國家支持中小企業融資擔保機構發展的準備金稅前扣除和稅收減免優惠等相關政策,進一步優化減免稅收辦理流程。爭取對擔保行業更大力度的稅收優惠支持,如對符合條件的擔保機構減免增值稅、企業所得稅,減免追償過程中處置抵債資產的各項稅費等。(湖北省再擔保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 張龍)

 

北京11选5输尿了 北京11选5人四遗漏 下载甘肃11选5 七乐彩开奖结结果 湖北11选5全双遗漏 福建快3遗漏期 极速时时彩有什么软件下载 og平台经典龙虎 海南飞鱼彩票安全吗 陕西11选5安装软件 旺角心水论坛609999 网上百家乐_Welcome 绝地求生今天更新 海南飞鱼开奖视频下载 广东快乐10分过滤软件 人人中彩票新快3走势图 竟彩网足球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