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研探索
主頁 / 調研探索 / 正文

擔保機構實現擔保物權的程序剖析與操作實踐

時間:2020-05-22  來源:  


2012年,《民事訴訟法》修改后,新增了“實現擔保物權”的特別程序,其最大的突破在于就此確立了實現擔保物權的非訟制度,一方面確實為擔保物權人擺脫復雜的訴訟追償方式實現債權提供了一定的法律依據,有利于簡化訴訟程序,節約司法資源;另一方面囿于上述規定缺乏相關配套司法解釋以及切合實際的操作指引,導致在“實現擔保物權”這一全新“非訟”司法實踐中面臨的問題接踵而至。藉此機會,筆者結合自己的法務工作實踐,以擔保機構債權實現這一視角切入,論述實現擔保物權的程序問題與具體操作模式。


擔保機構是實現擔保物權特別程序的適格主體之一

  擔保機構的追償權,其實質即保證人追償權,是其基于債務人的委托,為債務人的債務向特定機構(一般指銀行、合法小貸公司,本文以銀行為例)提供保證(多為連帶責任保證),當債務人無法履行到期還款義務,或者發生其他債權人與債務人約定的違約事項成就時,銀行要求擔保機構履行保證責任,擔保機構履行保證責任后,向債務人及其他反擔保人求償的權利制度。《擔保法》第三十一條規定:“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后有權向債務人追償。”同時,民法通則第八十九條也規定:“保證人履行債務后,有權向債務人追償。”

  在此需要特別關注的是,法律關系在代償這一時間節點前后發生著變化:代償以前,銀行與債務人之間,因為借款合同(筆者稱之為原債權主合同)及貸款發放,二者存在著借貸關系;擔保機構與銀行之間,是一種保證關系;擔保機構與債務人之間則是一種委托保證關系。代償之后,原借款合同的借貸關系消滅;擔保機構則依據與債務人的委托保證合同(筆者稱之為新債權主合同)約定,向債務人及相關反擔保人、反擔保物進行追償,擔保機構則由代償前的債務人變成了代償后的債權人。

  我國《物權法》第一百九十五條規定:“債務人不履行到期債務或者發生當事人約定的實現抵押權的情形,抵押權人可以與抵押人協議以抵押財產折價或者以拍賣、變賣該抵押財產所得的價款優先受償。協議損害其他債權人利益的,其他債權人可以在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撤銷事由之日起一年內請求人民法院撤銷該協議。抵押權人與抵押人未就抵押權實現方式達成協議的,抵押權人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拍賣、變賣抵押財產。”這實際上是從實體法角度為擔保物權的實現方式提供了直接的依據。除了允許抵押權人與抵押人通過協商達成一致處理意見外,還規定了雙方在不能協商達成一致時,賦予抵押權人請求人民法院拍賣、變賣抵押財產的權利。值得說明的是:當抵押權人與抵押人對債權債務本身沒有異議,僅對抵押物的處置方式有異議的,比如抵押權人主張公開拍賣,而抵押人要求自行買賣的,法院能夠接受抵押權人的請求而處置抵押財產。如果抵押人對債權債務本身持有異議的,就談不上以何種方式實現抵押權了,抵押權人則另行通過訴訟方式解決。這一規定的重要性在于,它涉及到實現擔保物權特別程序的成就要件,即債權債務關系明晰與否以及被申請人(抵押人)同意與否。新修改后的《民事訴訟法》不再局限于《物權法》一百九十五條規定的抵押權人,筆者認為,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九十六條提及的“擔保物權人”還應包括“質權人”、“留置權人”等。


實現擔保物權的程序法三問

  很多地方法院為了結合司法實踐在《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九十六、一百九十七條的基礎上做出了進一步的規定,比如浙江省高院發布《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的意見(2013)》,為擔保物權的實現創造了程序法依據。但這些規定仍然存在著實際操作上的具體問題。比如:

  1.管轄法院如何確定?擔保物的地理位置所在與行政登記區劃不一致的情況下,如何確定管轄法院?

  2.申請人同時向上述有管轄權法院申請實現擔保物權特別程序?如何確定管轄法院?

  3.被申請人可否針對申請人的申請提出管轄權異議?

  要解答這些問題,我們需要回到實現擔保物權這一特別程序的立法初衷上來。筆者認為:該程序的核心在于實現定分、止爭,力圖在合理的制度運用下簡化司法程序、降低訴訟成本、提高司法效率,從而維護包括債權人以及被申請人合法財產權益。

  對問題一和問題二確定管轄法院的回答,筆者結合實際經辦的一則案例加以說明:筆者所在擔保公司就抵押人提供的一塊土地作為抵押物,該抵押物位于成都市仁壽縣,但土地證制證機關及他權登記辦理機關屬于成都市天府新區國土局,現筆者所在擔保公司欲申請實現擔保物權,應向擔保物所在地仁壽縣法院提出申請?還是向擔保物登記區劃法院提出申請?筆者認為,新民訴法一百九十六條兼具了上述兩種地域管轄之標準,應由申請人向相關法院提出后,最先立案受理的法院管轄,且不能在受理后基于上述原因將管轄權移送。這就防止了法院基于某些方面的原因不愿立案受理,加快了案件進度,有益于維護申請人合法權益。

  根據該案例,再引申出一個問題,如果本案出現擔保機構就多個不在同一地區的財產申請實現擔保物權的,如何確定管轄法院?筆者認為,此時,應由最先受理的法院,一并審理全部實現擔保物權案件,而法院不宜以管轄權為由拒絕受理,這一方面有利于減少訴訟成本,另一方面利于案件全局司法統籌。同理,如果擔保機構接受動產作為抵押反擔保,我國立法對于特殊動產諸如機動車、船舶、民用航空器采用“登記對抗主義”,此時如何確立管轄法院?筆者認為,對于已經辦理登記的,宜由登記所在地基層法院管轄;未辦理抵押登記的,由該動產所在地法院管轄。

  關于第三個問題,其實質在于被申請人得否在申請人提出實現擔保物權程序后主張管轄權異議?新民訴法修訂后,“管轄異議”條款由原民訴法第二章管轄第三節移送管轄和指定管轄中的第三十八條,移到了第十二章第一審普通程序第二節審理前的準備中的第一百二十七條。法界普遍認為,可以據此認定管轄異議是專門針對一審訴訟案件做出的規定。而實現擔保物權本來并非訴訟案件,自然不適用民事訴訟程序關于提出管轄權異議的規定。

筆者認為,在利用實現擔保物權這一法律制度的時候,地方法院需考量的基礎宜放在如何盡最大努力發揮該制度的優勢和效率,而不是設計障礙,影響其效用。


實現擔保物權的構成要件及證據組成

  關于實現擔保物權的構成要件,以及在具體司法實踐中的申請受理條件,是目前最不能統一,也是爭議最多的地方。筆者認為,申請實現擔保物權,特別是對于擔保機構而言,必要的構成要件有如下幾點:

  構成要件一:債權債務關系明晰,擔保物權權屬明晰

  對于擔保機構而言,債權債務關系的明晰,發生在代償這個時間點上。一方面,當且僅當擔保機構向原債權人即銀行履行了保證責任、代償相關款項后,擔保機構當然地實現了由債務人向債權人的轉變;另一方面,擔保機構與債務人或其他被申請人就擔保物權的合同簽署無瑕疵,相關權利憑證取得合法,則擔保物權權屬明晰。

  那么在向法院申請實現擔保物權時,就需要提交如下第一組證據:

  1.銀行與債務人之間的借款合同,借款憑證;

  2.擔保機構與債務人的委托保證合同;

  3.擔保機構與銀行之間的保證合同;

  4.擔保機構與債務人、其他第三人之間的反擔保合同、他項權證。

  本組證據的證明對象,是借款關系、委托保證關系和保證關系的真實合法及有效性,有利于解決目前常見的混合擔保情況,厘清擔保物權權屬、受償順序、受償金額等。

  構成要件二:債務履行期屆滿或者根據約定可以實現擔保物權

  債務履行期屆滿自不待言,但實踐中債務履行期并未屆滿,擔保機構依然履行代償責任的情況時有發生,原因常見于以下幾點:①受近年經濟增長速度緩慢影響,高危行業(如房地產、建筑建材類)的債務主體甚至出現無法支付當期銀行利息的情況,在這種情況下,銀行為了保證自身債權,則依據與擔保機構的保證合同相關約定,直接宣布債務提前到期,要求擔保機構進行代償;②債務人自身惡意逃避債務,怠于履行還本付息義務,出現債務人“跑路”、“失聯”的情況,此時,仍然由擔保機構“背黑鍋”為其代償。

  此時,擔保機構在實現申請實現擔保物權時,應提交第二組證據:

  1.銀行要求擔保機構履行擔保責任的通知書、函;

  2.擔保機構根據銀行的履行擔保責任通知書、函,向銀行履行保證責任,進行代償的劃款憑據;

  3.銀行出具的解除擔保機構擔保責任的通知書、函;

  4.擔保機構債權未獲全部清償的財務依據。

  本組證據的證明對象,是擔保機構根據銀行的要求,在債務到期或發生債務人違約事項導致需由擔保機構承擔保證責任時,向銀行實際履行保證責任的事實,同時,由于擔保機構履行了保證責任,具備了依法向債務人或其他責任人追償的權利。

  構成要件三:申請實現擔保物權的標的物未受法律特別限制

  一般情況下,債務人出現違約后,除擔保公司作為債權人追償債權,其他債權人往往隨著債務人違約而出現,同時主張相關權利。例如:擔保機構在向法院申請實現擔保物權時,發現該擔保物已被其他債權人申請司法查封,此時由于首查封法院往往享有優先處置的權利,在首查封法院未對該標的物進行處分時,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的受理法院一般也怠于繼續展開案件審理。當然,首查封法院首先處置并不影響抵押權人對該標的物主張擔保優先權,但是筆者的經歷仍然提示一旦出現多個法院、多個債權人對同一標的物主張權利、進行財產保全措施后,案件的復雜程度及審理期限會變得難以估計。

  基于此,筆者認為,申請實現擔保物權的案件,申請人還應向法院提交該抵押物目前未被采取財產保全措施,也即該標的物具備進行后續處置的客觀條件。另外,當法院決定受理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的同時,是否需要對該標的物依據申請人的申請或者依據職權采取保全措施,以防案件進展到后續階段出現其他債權人查封而導致審理程序難以繼續的司法困境,還需要相關配套規定加以明確。

  存疑構成要件四:是否需要被申請人的參與?

  對于這一問題頗具爭議。以筆者所在成都市為例,成都市青羊區人民法院將第三人對此無異議作為申請實現擔保物權的必備要件之一,要求申請人提供被申請人的聯系方式,由法院通知被申請人依法到庭接受問詢。從理論上講,特別程序通常以一方當事人審理為原則,但考慮到保障被申請人程序參與權益,法院多對此進行規定。但是,以筆者實踐經歷來看,當發生債務人違約時,被申請人往往惡意逃避債務,拒絕接聽電話,甚至出現失聯情況,要求其出庭參與調查實際上非常難以實現。

  如何解決這個問題?筆者認為法院宜采取寬嚴相濟的方式。嚴,在于法院維護法律公平正義,應嚴謹地審查債務本身的真實性、有效性,如果債權債務本身明確無疑,擔保物權也不存在程序瑕疵,即可作出相關裁定,允許債權人依法進入該標的物的拍賣、變賣程序。寬,在于法院不必強制要求被申請人一定到場,可以采取電話詢證、取證的方式,聽取被申請人意見,對于被申請人惡意逃避債務的,應該由法院依據申請人提供的可以采信的證據,做出裁定。如果被申請人后續對裁定提出異議,則由被申請人提出,法院審查核實后,確有問題的,裁定撤銷,并駁回申請人申請,申請人則另行通過訴訟程序主張權利;如審查核實不存在問題,則駁回被申請人異議。另外,審判監督程序的有效發揮與否,也在很大程度上影響著被申請人的權益。根據現行立法規定,被申請人可以按照審判監督程序對依據特別程序做出的裁定提起再審。

  目前,依特別程序申請實現擔保物權的案件,雖不多見,但已有法院陳例支持。這一制度對于擔保機構實現擔保物權具有重要意義。其面臨的實踐操作中的問題仍然需要法院結合實際案例在不斷探索中深刻領會法條內容,豐富操作手段,維護好債權人在當下市場經濟條件下的核心權益。


作者:蔣運



  本文屬《中國擔保》原創,轉載請注明轉載自《中國擔保》。


北京11选5输尿了 七乐彩奖号 北京快乐8乐彩 新时时彩停售 - 点击进入 海天彩票官方网站-点击登陆 黑龙江36选7福利彩票开奖查询 足彩单场 重庆时时彩世爵平台—点击进入 陕西快乐十分红号走势图 亿客隆彩票正版下载 六合图库助手安卓下载 五分赛车计划开奖 万众瞩目(两码中特) 黑彩票平台怎么举报 新时时彩容易中奖吗 - 点击进入 河南快三推荐 足彩进球总数窍门